各种乱炖

【周翔】君有黄泉刀(九州paro脑洞片段)续

仍然是脑洞片段,不过接着前面看大概能看出个大体的故事

前篇

【周翔】君有黄泉刀(九州paro脑洞片段)


片段一

武士急急向后错身,堪堪避过少年的刀尖,却不料这一刀的势头远远未尽。他年轻的对手手腕一翻,一步而上,薄削的刀锋旋即侧转过来,顷刻间追至他眼前。武士心下凛然,此刻他手无兵刃,唯有强自扭身去捉对方的手臂。明晃晃的刀光映在武士的脸上,那瞬间他恍惚瞥见少年嘴角的笑,带着孩子气的不怀好意。

刀光消失了。

少年右手蓦地一松,长刀倏忽下坠,刀尖尤自微微颤动。只见他身形一矮,脚下一挑,不仅避过武士抓来的手,更差点将对方绊了个正着。趁着武士踉跄的空隙,少年左手往空中一抄,长刀在握,他大喝一声暴跃而起,膝盖重重击在对手胸膛,刀锋直往对手喉间抹去。

高大的身躯重重倒下,溅起的尘土在阳光下清晰可辨。武士瞪视着少年,终于他的眉头舒展开来:“是你赢了。”

“巴铎叔叔,对不住啦。”孙翔做个鬼脸,慢腾腾从武士身上爬起来。他拍拍袖子起身,将长刀倒提在手中。

少年人扬起下巴,倨傲地环视一周,无声地宣示着他的胜利。极盛的阳光落下来,替他从瞳仁到眼尾抹下一溜斜飞的灿金。

四周静了静,随即有人大笑起来。

“好,好!”大汗王站起来,抚掌道:“那钦赢得漂亮,真不愧是我们草原上的小狮子。”

附和的称赞声中,孙翔的视线越过众人,和一双沉黑的眼眸短暂相交。

“既然是那钦赢了,那钦想向舅舅讨个赏赐。”少年的声音脆生生的。

“这个自然。”大汗王点头应允,“前两日有人送来两匹龙马,是万中挑一的好马。那钦喜欢马,不如就从舅舅的龙马里挑走一匹,如何?”

孙翔想也不想地摇摇头:“我不要马。”

 “哦?”大汗王楞了一下,随即笑笑,“我们的小狮子想要什么,我帐下有的东西,金银珠宝,随你挑选。”

“我不要金银珠宝,只想向舅舅讨一个人。”

四下响起窸窣私语。虽是大汗王最喜欢的妹妹生下的孩子,到底也太过骄纵不懂事了,若讨个无关紧要的女奴倒也罢了,要是挑中的是大汗王属意的人,这该如何收场。

“说说看,你想要谁?”大汗王不动声色道。

 “我要——”孙翔毫不迟疑地抬起右手,直直一指,“他!”

他?

众人纷纷看去,面露讶色。孙翔所指竟不是一个娇滴滴女奴,却是个高瘦挺削,莫约比他年长几岁的少年奴隶。那人低垂着眉目,也不知是惊惶还是胆怯。

“这是?”大汗王疑惑道,有人附耳过去,小声解释了几句。他点点头:“不过是个不要紧的奴隶,赏给他就是了。”末了扬声道,“既然那钦喜欢,这个人便归你了。”

孙翔缓缓收回手,一瞬不瞬地盯住那个奴隶。他的胸膛起伏一下,大步向对方走去。

待孙翔走近,那个奴隶终于抬起了眼睛。令人惊奇的是,他看上去既不害怕,也无喜悦。那双了无波澜的瞳子有如无星无月的夜空,隐隐有金铁之质,映着阳光如映刀剑。

孙翔抿了抿嘴,虎牙小小的尖把唇上抵出一小片苍白。他默默看了一会儿,提刀的手忽的一动。一片压抑住的惊呼中,他送出去的刀尖紧紧贴住了奴隶线条姣好的下颌。

孙翔的眼中亮的有如燃火,他认认真真问:

“周泽楷,你跟不跟我?”

 

片段二

 “周泽楷,你真的会飞吗?”

孙翔侧转过头,把下巴搁在手臂上。一根长草拂过他的鼻尖,惹的他小小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替他摘去那片草叶,犹豫了一下说:“还没有试过。”

“那就现在试一试呀。”孙翔腾地翻身坐起:“反正这边没有别人。”他伸手去拽周泽楷的胳膊,又急切又蛮横。周泽楷任由他拉起来,也不生气,倒像有些恍惚。

半晌他说:“没有月亮。”羽人飞翔,需感应月力,许多人只有在满月的夜晚才能展翼起飞。

“那又怎么。”孙翔满不在乎道,“你忘了我的名字吗?有我在,你一定可以飞起来。”

他说的笃定,好像天上地下,万事万物都一准会顺他的意思。周泽楷怔了怔,随即微笑一下。他碰了碰孙翔支棱起的头发,柔声说:“我试试。”

周泽楷站起来,脱去外衣,露出肌肉紧实的上身。孙翔看着,心中竟忽地一跳。

“干……干嘛脱衣服。”

周泽楷指了指后背。他把发带拆下,将乌黑的长发重新高高束起,露出整个光裸的背脊。

“看一看?”他轻轻问。

孙翔绕到他身后。原来在周泽楷薄削的肩胛骨下面,各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骨质小点。迟疑了一下,他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其中一块小骨。

周泽楷的耳后蓦地生出一点红来,这个发现让孙翔有些得意起来。

“翅膀就是从这里长出来的?”

“嗯。”周泽楷点点头,示意他站回到自己身前。

年轻的羽人的凝聚着精神,他的眼中空落下去,慢慢的,却有一泓微光逐渐漾开。下一刻,孙翔听到细细密密集的声音,就好像春芽接二连三破土而出。银黑的光芒逐渐交缠成型,先是鳞片一般层叠,最终抽成修长的翎羽。

随着一记清亮的破空之声,一双巨大的黑色的羽翼在周泽楷背后伸展开来。黄昏时分的夕光洒落,在羽尾鎏上一层碎金。

孙翔下意识上前一步,长长叹出一口气:“真美……”

“这样,就能飞吗?”

黑翼试着动了动,温柔的气流扑在孙翔脸上。周泽楷黑色的眼眸变得更加幽深,在夜色即将漫进整双眼睛的瞬间,他振开翅膀,轻盈地跃入半空。

孙翔呆呆仰望着周泽楷,看着看着,他脸上却显出一些不开心来。

周泽楷慢慢收拢羽翼落回地面:“怎么了?”

孙翔用靴尖踢了踢面前的长草,摇头不说话。周泽楷有些无奈。他知道孙翔在为什么赌气。

一只手有力地揽在孙翔腰间,猝不及防间,他被拉近周泽楷的胸膛。

 “周……泽楷?”

“抓紧我。我们一起去上面。”周泽楷的另一只手拢紧他的肩膀,把孙翔牢牢固定在胸口。隔着衣料,孙翔可以感到对方裸露皮肤上微凉的温度。他的脸发起烧来,嫣红一路燎到眼尾。

别开视线,孙翔将手环过周泽的肩背和脖颈,那里的皮肤也是光裸的,毫无缝隙地与他的指腹想贴。孙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就在他疑心心中狂乱的声音会被周泽楷听去时,他感到脚下一空。

他按下心血骤然下落的感觉,向下望去。翅膀飞振的声音中,他们在远离连绵的长草,草叶间黄色的爬地菊渐渐变成小小的星点。

被夕阳燃起的天空离他们越来越近,而脚下的草原变得越来越宽广。

“我……飞起来了?”孙翔喃喃道。周泽楷搂紧他,轻轻点头。

“看那边。”他说。

孙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是铁线河!”他兴奋地喊道,已然忘记了羞赧,也不感到害怕。周泽楷和他一起凝视着那一线粼粼的金色绵延开去,如果追逐而上,它的尽头正是天拓海峡。

“如果我们一直飞,是不是可以飞过天拓海峡。”孙翔的眼睛晶亮亮的,他转回脸,发丝擦过周泽楷的下巴,有些痒。

那一刻周泽楷忽地生出一种冲动来,他想他真的可以带他一直飞,飞过千重山,万重水,去揽九天明月,去摘万古星辰;看殇州千年不易的冰雪,攀宁州直耸入云的神木,再往海峡的另一头,赏尽东陆烟柳画桥,风帘翠幕。这天下没有他们去不了的地方,若有一时他们觉得倦了,累了,便落下在一处长草软绵的地方,相拥而眠。

 “会的。”周泽楷低低保证,以孙翔难以察觉的轻柔力道蹭蹭那张满是孩子气的脸颊。


评论(11)
热度(97)

© 龙小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