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乱炖

【周翔】著名与非著名爱情故事(上)

答应基友的这篇命题作文我不写完就难受的慌,其他文都不能愉快地写了怎么破_(:зゝ∠)_不行晚上一定要把它了结了……

就是这个命题好难啊,麻麻呀,我完全不会写这种……


舞会结束了。

孙翔仿佛还能听到舞曲终了的颤音,空气中到处残留着欢乐的气息。

这的确是个值得所有人庆贺的日子。周泽楷和公主结婚了。王子终于找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救命恩人,恰巧她还是邻国高贵的公主殿下。

再好不过的姻缘。

就在刚刚,孙翔和周泽楷跳了最后一支舞,也是迄今为止他跳的最好的一次。当他扶住周泽楷的手臂,脚尖旋出圆满的弧线时,他甚至忘了那双人类双腿上传来的刀劈一般的疼痛。

但一切总归还是结束了。

孙翔怔怔地望着夜色中深暗的大海。当太阳从远方海平线上升起的时候,他将会变成泡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再也回不去故乡了啊,也再也……看不到周泽楷好看的笑容。

孙翔紧紧抓住了船舷,难过地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有轻微的水声从下方传来。

三颗湿漉漉的脑袋从海水里冒了出来。

孙翔吃了一惊:“是你们?”

江波涛点点头,饱含忧伤地看着他。而后边的杜明甚至在看到孙翔的刹那就捂住了脸,他身旁,吕泊远叹着气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你们怎么来了?”

 “孙翔,听我说。”江波涛急切地说,捧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来:“我们和海魔女达成了交易,她给了我们这把匕首。”

“你只要在天亮把它插进周泽楷的心口,就可以拿回自己的鱼尾,回到大海。”

孙翔呆滞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有些反应过来。

“交换?”孙翔担心起来,“什么交换?”

“别急,是头发。”杜明这会儿放下了按在眼睛上的手,说:“我们有假发呢,不影响。”

孙翔无言地注视着自己的同族。一想到那些浓密的黑发下可能是三颗闪亮亮的光头,心中的悲伤就越发地不可抑制起来。

他们无言地对视着。最终,孙翔咬了咬下唇,缓慢而坚决地摇了摇头:“对不起。”他轻声说,

“我下不了手。”

“孙翔!”

孙翔向周泽楷房间的方向望了一眼,自暴自弃地闭了闭眼睛。

“你们走吧。”

江波涛握着匕首的手颓然坠进水中。人鱼们最后悲伤地看了孙翔一眼,潜入海中。

海面上的涟漪很快散去,四下重归安静。孙翔靠着船舷,慢慢坐倒在甲板上。

他回忆起救起周泽楷的那个晚上,回忆起人类总是有些腼腆的神情,还有回答他问题时带着一点的鼻音的“嗯”……过往点滴在他脑海中反复演过,直到太阳终于升起。

他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轻飘飘地浮上半空。

周泽楷大概会找他一会儿吧,孙翔模模糊糊地想。

耳畔仿佛有优美乐声传来,或许是天使们的歌声,他们好像在唱——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为什么难过,有什么难过,为什么难过。

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一刹的花火……

花火……

花火?!

 

孙翔腾地从床上弹起来,因为动作太大头一下撞到了床头。

疼痛让他全身倒竖起来的汗毛暂时委顿下去,却又很快不屈地再次抬头。

搞什么鬼,他竟然又做这种怪梦了。只要稍微想想就让人尴尬得要死。最要命的是,梦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居然还沉沉地压在他的胸口上。

“靠!”孙翔忍不住骂了一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次,他梦到的是霸王别姬。周泽楷霸王,他虞姬。好像是叶修还是谁来着带着一帮人把他们给围了。周泽楷特伤感地给他念了首诗,一气说了二十八个字,接着他给周泽楷跳了一段探戈,然后一把剑抹了脖子。

上上次,上上次应该是个外国故事。他一嘴的翻译腔对着窗户下的周泽楷特深情地说:“周泽楷啊周泽楷!为什么你偏偏是周泽楷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至于故事结局……不提也罢。

还有上上上次……

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啊!

孙翔丧气地倒回床上,抓起枕头蒙在脸上。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他白天是念着周泽楷,这事儿他孙翔敢想,也没有什么不敢认的。可晚上那些梦算个什么事儿啊。纠结来纠结去,回回都是悲剧收场。更可恶的是,那些梦还个顶个的真实,每回他从梦里醒来,心里憋闷地简直让他疑心自己会犯心脏病。

还不如做个春梦呢。

一闪而过的想法让孙翔霎时脸红了起来,他把枕头使劲往脸上又压了压。

房门在这时被轻轻敲响了。

“谁?”孙翔没好气地问。

“我。”门外的人简短的说,似乎拿准了孙翔认得出他的声音。

孙翔闭上了眼睛。的确,这声音就算只是哼哼两下他也听得出来。

是周泽楷。

“干嘛。”他在枕头底下闷声闷气地问。

“训练。”周泽楷道,顿了顿,他又加上一句:“你忘了?”

不轻不重,周泽楷式的责备。

“没忘。”孙翔有气无力地说。

周六的训练是上个月开始新加上的,九点准时开始。头几次这个时间孙翔早就神采奕奕地叼着早饭往训练室去了,但这一回,因为被那个无厘头的梦魇住的缘故,他连床都还没起呢。

孙翔没想到周泽楷会专门过来找他,好像生怕他不去似的。

他还真就不想去了。

“我想请个假。”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怎么?”

孙翔没什么撒谎的急智,一时语塞,最后还是周泽楷先替他说出个理由来:“是,不舒服?”

孙翔猛点头,一串动作下来才想起周泽楷压根儿看不见,急忙说:“是有点不舒服。”

“去看队医?”周泽楷的声音放轻了些:“我帮你找?”

“别!”孙翔被这提议吓了一跳:“不用不用,没多大事。”

一个事字刚出口一半,他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撕心裂肺地咳起来,止都止不住。

“孙翔?”门外的人听起来有些担心。

孙翔一手可劲儿地捶自己胸口,一手想去够搁床头柜上的冷水瓶。结果一个没看准,玻璃水瓶被他推得摇摇晃晃往床头柜边缘转去。

“啪”的一声脆响,玻璃碎裂的音效夹在孙翔一副要咯出血的咳嗽声里,格外有了一丝悚动的意味。

房门上,门把手微微动了动,又停了一下。

片刻过后,孙翔在头晕眼花中听到周泽楷断然宣布道:“我进来了。”

 

即使隔着满眼咳出来的泪水,孙翔还是看到对方越发靠近的脸上的忧虑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那样真切的神情,刺得他的眼眶有些发痛。

传他和周泽楷不和的言论从他转会开始就没消停过,孙翔最清楚那些都是扯淡。其实刚认识的周泽楷那会儿,孙翔就挺待见他。周泽楷够强,话却不多,他强硬的意志永远是用他更强硬的行动表现出来。孙翔有一次偶然在网上看到的一句对周泽楷的评价,说这人就像风眼,不动声色,却蕴藏着整个风暴的力量。

第一次见这句话,孙翔还笑网友有够矫情的,可后来他想想,似乎自己也找不出更好合适的形容,于是这个评价也就这么留在了他心里。

不过待见归待见,渐渐变成喜欢,理由还是简单而肤浅的——孙翔觉得,周泽楷对他够好。

他初到轮回,就受过周泽楷不少照顾,有时候是一句提醒他天冷的温言,有时候是一份额外的外卖,一路过来,林林总总好些事。孙翔大抵还是知道好歹的,周泽楷对他好,不是为了讨好他。

再后来有一次,他难得生一次病,竟然烧的整个人都迷糊了,窝在宿舍里起不来。周泽楷也像今天一样在外面敲门,拍了好久没人应,就问宿管要了钥匙,一开门见孙翔像只熟虾似的瘫床上,二话不说背起他就往外赶。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天正碰上片区大停电,大楼的备用电也不灵光,周泽楷就背着他一路从三十多楼往下。他比周泽楷还高几公分,也实在算不上轻,周泽楷背他下楼,走到最后膝盖都开始打颤,托着他的手却还是稳稳的。迷迷糊糊中孙翔望着对方后脑勺上沾着晶莹汗水的发茬儿和红扑扑的耳根,心里有个地方被一根手指软软地戳了一下,突然就这么陷下去了一块儿。

可到了最后,也就那样了。

当借着酒劲儿把话跟周泽楷挑明却得到了对方轻轻摇头作为回应时,孙翔恍然去细想,才觉得,周泽楷对他,似乎也没有比对江波涛,对吕泊远、杜明,对所有其他队友真正好出多少。孙翔撇撇嘴,估计他们S市男人,都是这样的性子。

这边孙翔正胡思乱想,另一边一只手轻轻在他后背拍了起来。

周泽楷的手。

被这么一拍,效果倒是立竿见影,孙翔整个人都僵住了,哪里还咳得出来。只是他脸上因为缺氧而生出的红还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出可疑来。

周泽楷看着像是犹豫了一下,伸手向往他额头上贴。孙翔还有些发懵,脑门被微凉的手掌覆了个正着。

他像是触了电那样往后一躲,口气微冲地说:“说了我没事。”

周泽楷有些讷讷地收回手,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显得特无辜。

对这表情孙翔也挺恨的,因为每次一见到,他就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承认自己理亏。

孙翔有些烦躁地揉头,把本来就四处乱翘的头发揉出了狮子鬃毛般的效果。

周泽楷注视着他,忽地轻轻地笑了。

“笑,笑什么啊你。”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思索了一下,在床尾坐下。床垫凹陷进去,孙翔的身体跟着沉下去了一点。

“孙翔,你最近……”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状态不好。”

“你怎么了?”

孙翔被他问得噎住。

他知道周泽楷指的是什么——这两周以来,他们的配合总有些合不上拍。其实都是些不大的问题,旁人很难看出来,但对两个磨合已久的当事人来说,这样频繁的小失误就太过明显了。

半晌,孙翔生硬地说:“我的问题。”

“我会调整的。”

他压根不想和周泽楷促膝长谈,讨论他自认上不了台面的弯弯绕绕的心思。

周泽楷却没打算由着他把话头掐死:“你有心事。”

很笃定的口吻。

简简单单四个字,戳地孙翔心上一颤。他不禁瞪着周泽楷,觉得这个人还真够狠的。

周泽楷坦然地回视着他。

这一回合,孙翔败。他微微别开了眼睛。

“周泽楷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反正不关你的事。”眼看着周泽楷还想开口说话,孙翔忙倾身去推他:“不是还要训练吗,你是队长还不去。”

“嗯。”周泽楷点头。末了,又很认真地问:“你呢?”

孙翔当然还记得几分钟之前自己蹩脚的谎言,脸上不禁有点烧。

“那啥……”他胡乱挥挥手:“你总得让我先把衣服先换了吧。”

“好。”

看到周泽楷总算站起身来,孙翔暗自松了一口气,又见对方顿住了脚步。

“小心玻璃。”

孙翔猛点头。

“去叫保洁阿姨。”

“嗯嗯嗯。”

等周泽楷终于蹭到门边,他却再次停住了:“孙翔……”

 “干嘛。”孙翔梗起脖子。

周泽楷的手在门把手上轻轻按了一下:“晚上睡觉,记得锁门。”

 

孙翔有点生气了。

生自己的气。

他气的是就算周泽楷对他的好法算S市男人的通用好法他也挺受用。而这股气在听着听着身边周泽楷键盘上传来的敲击声后就更加理不顺了。

从前孙翔觉得喜欢上一个人是件多简单的事儿,就像他高中那会儿,看上哪个妞,站别人班门口把人拦下,一句话跟不跟我,潇洒地自己都要鼓掌。结果等遇上了周泽楷,他到底还是犯了怵。

孙翔直觉,这种事跟玩游戏不同,有些东西一旦开始,就再也不能回档重来。所以在周泽楷到底对他有没有意思这事上,他虽然有点盲目自信,又意外的感到有些畏惧。

终于被他逮到的机会,是不久前那次聚会。KTV晃得人眼晕的灯光下,他灌了自己不少酒,借着酒胆把周泽楷拖到一边,凑在他耳朵边上问:

“周泽楷,你跟不跟我好?”

周泽楷转回头,定定地看着他。

然后他摇了摇头。

当时孙翔想,就这么完了?酒精的力量骤然澎湃起来,想玩他就稀里糊涂的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泽楷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提,似乎这事根本没发生过。孙翔也就没有再追问了。既然周泽楷把他拒了,他也得硬气一点不是。

其实也没什么嘛,像这样无疾而终的感情也不错,显得他像个孤胆英雄那样,特悲壮。

直到他开始做那些稀奇古怪的梦。

本是可笑的情节,却被他梦出了实打实的真情实意。每每醒来的时候孙翔都有一种心事被揭穿的气急败坏。

他其实,还是挺想和周泽楷在一起的。

这么一想,孙翔按键盘的手不由收紧了。

等他发现几个多余操作就这么发出去的时候,屏幕中一叶之秋晃了晃,被对面无浪一个大招照脸呼了个正着。

一叶之秋的血条迅速清空。

“小孙,”江波涛笑眯眯的脸探过来:“这个失误不太应该。”

孙翔没答腔,拧着眉死死盯着屏幕。江波涛敏锐地捕捉到他的低气压,正犹豫着要不要补救两句,周泽楷站了起来。

“上午就到这里。”他宣布,训练室里立即一阵欢呼。

说完,周泽楷向孙翔转过身,在对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先吃饭。”

 

午饭的时候,孙翔故意躲开了周泽楷,挑了个偏僻位置一个人坐下,一边吃一边担心对方或者江波涛找过来给他灌鸡汤。哦不对,周泽楷不会用灌的,按他说话的风格,最多算滴的。

结果一顿饭吃完,也没人来搭理他,孙翔松了口气,又奇异地有些失望。

低落着低落着,吃饱喝足的孙翔开始犯困了。午休的时间不算长,他也懒得回宿舍,干脆往食堂的凳子上一躺,外套把脸一蒙,打起盹来。

孙翔很快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评论(2)
热度(167)

© 龙小札 | Powered by LOFTER